当前时间:
最新更新
·关于缴纳2021年会费的通知
·省拍协网站会员信息维护操作说
·2021年7月拍卖行业经营情况简报
·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为何遇冷
·关于印发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六届
·拍卖业务创新与法律规范调整
·新的五年商务领域标准化建设这
·司法部、市场监管总局负责人就
·《中华人民共和国市场主体登记
·撤销司法拍卖典型案例执行裁决
热门关注
·省拍协网站会员信息维护操作说
·关于缴纳2021年会费的通知
·拍卖从业人员资格培训报名登记
·2011年1月28日拍卖公告
·拍卖评估费用应该如何收取
·股权拍卖若干法律问题分析
·强制执行财产拍卖为何成功率低
·七台河市新兴区七星花园B区已
·全国拍卖行业管理信息系统使用
·拍卖成交确认书纠纷引发的法律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黑龙江省拍卖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 拍市聚焦 >> 理论研讨 >> 浏览文章

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为何遇冷

来源:中拍协 作者:中国拍卖 日期:2021年09月07日 访问次数:

在资产拍卖领域中,中小银行股权拍卖是一类经常出现的标的,由于中国中小银行数量繁多,股权变化频繁,股权拍卖成为拍场常客。但如果关注这类标的拍卖,会发现其总体而言成交率偏低,不少中小银行股权拍卖还往往要经历二拍、三拍等数度折价的过程,顺利排出的标的并不算多。如果查找国内主要司法拍卖平台信息可以发现,今年以来已有超千场银行股权拍卖结束,其中流拍标的数量超六成,为何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之路往往并不顺利?而中小银行股权拍卖的频繁遇冷现象又有何“解题之道”?

 

合并银行股权拍卖无人问津

 

近期,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中标的数额较高的两个案例是郑州农商银行和辽宁锦州银行的股权拍卖:6 15 日至16 日,郑州农商银行3300 万股股权将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二次拍卖,相关股权估价为1.749亿元,起拍价为1.122亿元,较估价约6.4折拍卖。公告显示,该笔股权因被司法查封遭到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但股权具体持有人并未公布。6 16 日上午10 时,二拍宣告结束,该部分股权在经历了1076 次围观、0 人报名后,再度以流拍告终,而这次拍卖的价格已相较于估价打了6.4 折——在5 27 日的第一次拍卖中,该部分股权当时的起拍价为1.3992 亿元,当时较股价约约8 折,也无人参与竞拍。

 

官网显示,郑州农商银行于2019 10 21 日成立,是由郑州市市郊农信社、郑州市市区农信社合并组建而成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郑州农商行的总资产已过千亿规模,为1018.14 亿元,较年初增长0.97%,不良贷款率为2.19%。今年前3 个月,该行实现营收7.81 亿元,净利润4.98 亿元。银行的注册资本为33 亿元,本次拍卖的3300 万股股权占该行总股本的比例为1%。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郑州农商行是合并银行,但从规模上来说还是没有上市的中小银行,股权流动性较弱,这也造成了其股权拍卖时的大比例折让与流拍现象。资料显示,郑州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的确较为分散,法人股东有33 家,合计持有该行50.52% 的股份;而自然人股东为4298 户,合计持有该行49.48% 的股份,其中职工自然人股1312 户,持股9.47%,其他自然人股2986 户,持股40.01%

 

对此,在本次股权拍卖中,郑州农商行也向法院致函表示,目前其法人股东持股比例为50.52%,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为49.48%。若股权分拆,可能导致众多自然人入股该行,不利于监管部门关于农商银行吸收优质法人股及法人持股比例高于50% 的股权管理政策的落实,因此拍卖建议公司法人参与。

 

锦州银行今年来多次上拍股权

 

今年已有多笔股权流拍的锦州银行,上月又迎来一笔大额股权拍卖: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 11日至12 日公开拍卖北京铭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锦州银行2000 万内资股,起拍价格与估价格均为1.001 亿元,每股价格为5.005 元。与此前被强制拍卖的股权类似,此笔股权拍卖是其持有方铭泽投资陷入金融借款纠纷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据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因葫芦岛农商行沙河营支行与铭泽投资、吴某、孙某等人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该公司持有锦州银行2000 万内资股被法院依法冻结,并进行执行处置。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铭泽投资已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达1.009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拍卖每股价格约为 5 / 股,而617日锦州银行H股收盘价格为1.91港元/股(约合人民币1.59/股)。与锦州银行二级市场股价相比,此笔将要拍卖的股权相当于前者的 3 倍多,溢价幅度超 214%。这种高溢价之下,本次拍卖确实没能引来投资者关注,因无人报名参与出价,现在已再度流拍(当前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关于锦州银行最新的拍卖标的是辽宁翰文书城有限公司持有的锦州银行 250 万股股权,本场拍卖将于 8 1 日开始)。

 

实际上,锦州银行今年以来已有数笔大额股权被挂到平台进行拍卖,但从历史记录来看,尽管经历一拍、二拍,价格也不断“打折”,但仍然以流拍告终。今年 2 月初,锦州银行两笔合计 9600 万股的股权就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拍卖。这两笔股权由两家公司所持有,一笔为锦程国际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 9000 万股股权,起拍价格为 3.47 亿元,相比估价打了 7 折;另一笔为大连长兴岛绿城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 600 万股股权,起拍价格为 2300 万元,也比估价打了 7.6 折。虽然已大力打折,但这两笔股权因无人报名而流拍。在二次拍卖中,上述 9600 万股股权拍卖方分别再次打了 5.6 折和 6.3 折,同样无人报名而流拍。上述两家公司均指向同一实控人——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目前是锦州银行的第七大股东,但近年来陷入多笔金融债务纠纷,因而选择通过拍卖方式处理资产。

 

不过,股权拍卖有一个重要特征是并不影响被拍卖企业本身的经营。锦州银行经历改革重组后,盈利情况和资产质量已大幅好转。2020 年报显示,该行实现净利润1.54 亿元,扭转了该行连续两年亏损的局面。资产质量已得到较大改善,不良率降至2.07%,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不过,由于利息净收入比上年减少100.46 亿元,该行去年营收也同比下降59.8%。对于郑州农商银行来说,上述的1% 股权变更也不会对银行经营产生实质影响。

 

中小银行股权上拍的几种情况

 

银行股权转让与拍卖在司法拍卖平台中一直保持较快的更新频率,这些银行多为包括城商行、农商银行及村镇银行在内的中小银行。事实上,每年有大量银行股权在各平台中拍卖,今年以来,这一态势仍在延续。但上拍标的数量大于需求的情况之下,银行股权流拍情况较为普遍。部分平台超 6 成银行股流拍,有平台甚至超过 8 成。今年以来,阿里拍卖平台共进行过超 1000 笔股权司法拍卖,其中以农村金融机构为主。从区域来看,浙江、河南、山东的拍卖数量占比位列前三,分别为 243 例、115 例、101 例。拍卖标的价格也相差明显,最低只需要 6360 元就可以成为一家银行的股东;最高拍卖价格达到上亿元,价格区间在 5万至 100 万元的标的数量是最多的。

从以往类似股权拍卖结果来看,这些股权多数遭遇打折、无人问津、流拍的尴尬局面。仅 5 31 日一天,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就有 5 家中小银行的股权流拍:中原银行 652 万股权流拍、武汉农村商业银行 83.19 万股股权流拍、乳山天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30 万元股本金及分红、收益、配股二次拍卖流拍、内蒙古阿尔山农村商业银行 10 万元股本金及分红、收益、配股二次拍卖流拍……

而这些股权遭拍卖往往涉及股东破产、股东陷入债权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自身发展缺乏流动性等原因。一些从事金融研究方面的研究者表示:“拍卖原因主要分为几种情况。一是原股权持有人的资金出现问题,会将所持有的银行股权进行质押,或因纠纷而被法院查封,涉及司法诉讼而被迫拍卖;二是部分中小银行不良率提升,再加上遇到转型压力,业绩面临下滑的可能性,部分股东对前景并不看好,由此期望尽快脱手。三是监管原因,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强了银行股权方面的管理,为尽快合规,踩了红线的股东会主动转让。四是资金需求,一些股东更加看重的是资产流动性,而去年以来疫情影响了不少中小银行,它们经营能力下降,如果此时股东已有其他中意的投资标的,出卖手中资产获取现金后偿还债务或转而投资其他金融产品也是非常顺理成章的考量。”

总之,股权流拍与自身的资产质量、定价水平以及资本战略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目前,市场中普遍认为中小银行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尤其非中心地区的一些城商行、农商行近年来经营效益不佳,甚至有的连年亏损。

 

遇冷成常态 其背后缘由何在

 

中小银行股权是资产拍卖领域的常客,但并不能每次都受到欢迎。不少标的一而再地以打折、降价的方式出售,依旧难以寻得较好的接盘投资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遇冷”现象?专家学者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宏观环境影响下,中小银行业绩下滑、风险上升,降低了股权的投资收益,成为“烫手山芋”;另一方面则是监管部门近年对银行股东行为的监管趋严,股东尤其是控股股东需要承担的义务增多;严监管使得股东通过非公允关联贷款等方式从银行获取收益的可能性下降,降低了银行股权对股东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在今年六月发布了《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2021)》,对 402 家地方法人银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农信机构总资产、总负债增速提高较快,资本充足率适中,总体风险可控,但样本银行净息差 2.1%,同比下降 0.13 个百分点,为近三年来最低水平。净息差收窄,就意味着银行的盈利能力承压,而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这份报告结果犹如一记重锤,为主要依靠净息差盈利的诸多中小银行增加了不小的负担,因而这也影响了中小银行股权在市场上交易的接受度和认可度,于是股权遇冷和流拍也就成为了经常出现的现象。

       那么,中小银行股权如此频繁变动,是否会对银行产生不利影响?研究者们普遍认为确实会有一定影响,首先,多次拍卖不利于银行尽快形成稳定的治理架构,会影响到银行的稳健运行;其次,如果频繁拍卖,对银行的社会声誉也会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中小银行如何走出股权流拍之困

 

但也并非所有的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都无人问津,也有一些值得人们关注并从中总结经验的成功案例:近期,来自新加坡的星展银行以人民币 52.86 亿元的资金量认购深圳农商行 1,351,796,287 股股份,这次认购的股份规模占深圳农商行发行后总股本的 13%。交易完成后,星展银行成为深圳农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也是近十年来境外战略投资者首次入股中小银行。这样的例子也并非孤例,在拍卖市场中也有一些获得合理价格成交的标的,总之,在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领域中出现的这种分化现象说明只要银行自身保证良好的发展前景,寻求自身的独特优势,在拍卖时便可以增强自身作为标的的竞争力,扭转局面。

首先,中小银行应尽快完善公司治理。因为中小银行公司治理是监管层关注的焦点,深化金融领域关键性改革的举措中就包括加快中小银行改革为突破口,提升金融机构体系稳健性;以公司治理为抓手,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等等。这些举措都说明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完善股权治理很重要。当前诸多中小银行股权拍卖在市场中表现艰难体现出股权分散的现实情况,这个问题对于银行的长期发展必然不利。其次,在不少中小银行面临转型压力时,积极寻求合并重组也是一种能够提高风险防御能力的方式。疫情之下,银行业“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而目前中小银行因立足于服务本地的特点,使得其发展受当地经济环境影响比较大,因此中小银行需要与本地经济特点紧密结合,并积极寻求合并,以形成“抱团取暖”的合力。而整合而来的中小银行发展关键在于如何发挥合力优势,寻求新的发展可能。最后,中小银行数量繁多,而且还有一个普遍特征就是应对舆论风险的能力较弱,一家小机构的不良舆论可以发酵成整个中小银行的大风险,但实际上众多中小银行中也有不少优质机构,只是由于大多数都立足本土而容易被大资本忽略。因此需要更多地进行发声,加上良性经营,才能在拍卖市场中得到更好的反馈。

 

 

(作者:秋和,《中国拍卖》2021.8 总第181期)

 

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拍卖业务创新与法律规范调整
下一篇:没有了

© 2005-2021 版权所有 黑龙江省拍卖行业协会 <%=SysSiteName%>黑ICP备09037102号

电话:0451-84283460  传真:0451-84283460  信箱:hljpm@126.com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经纬五道街16号